人力资源行业文章

人力资源管理软件行业新闻:平台经济的黄金期,终结了吗?

发布于 2021-9-10 11:03:36   阅读次数:


联想到从去年开始的针对互联网平台企业垄断的监管和审查,曾经风光无两的互联网平台企业,今天感受到了监管政策急剧收紧的重大压力。于是有人惊呼,互联网平台经济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

 

未来真的会如此吗?下面由广东合协人力资源管理软件的小编给大家做分析。

 

互联网商业平台的黄金时代,因何终结?

今天我们在中国看到的互联网平台经济的高速发展,的确在过去10年间形成了巨大的规模优势,产生了强大的资本聚集效应,并且深刻地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支付宝、共享单车和网购,甚至被列入新中国四大发明之列。这些创新和应用,都是互联网平台经济的成功范例。

 

但是除了互联网商业平台之外,还有一种平台很少被人谈及,那就是技术平台。如果从一个更广义的视角来看,所谓平台经济就包含了两种平台模式,一种称为商业平台,一种称为技术平台。这两种平台模式,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平台的锁定功能:因为高昂的转换成本,使用者往往被锁定在平台之上不愿转移。这就形成了平台经济强者愈强的马太效应。

 

所谓商业平台,就是一个多边交易的场所。传统的自由贸易市场就是一个众多买方和众多卖方进行多边交易的场所。互联网的虚拟经营方式让无数的买家和无数的卖家可以在平台上实时相见,并且留下数据化交易痕迹,由此可以评估买卖双方的信用,甚至也可以让付款在第三方支付的担保下顺畅运行。商业平台作为一种多方交易系统,具有强大的系统锁定的能力,无论是商家还是消费者,一旦离开某个熟悉的平台,商家的信用和商品评价就会消失,如果在新的平台上构筑新的业务,面临从头开始的困难,而消费者也往往熟悉了应用界面,不愿意轻易离开,这就构成了强大的粘性。于是我们看到,在网购、在线支付、共享出行等领域的平台巨头,过去10年间借助互联网的力量迅速席卷了神州大地。

 

但是2018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和科技战,随着美国对中国芯片等电子信息技术的封锁,所有人突然意识到,商业平台的繁荣只是一个表面现象,其根源的技术依旧构筑在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手中。就像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所说的,再辉煌的互联网经济,如果没有核心技术,也是在他人的沙滩上建屋子,随时可能倒塌。

 

所谓技术平台,就是提供基础的技术组件和技术支持,让开发者和使用者尽量减少使用成本,获得持续稳定的技术支持。最典型的技术平台莫过于微软公司的Windows操作系统。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横扫全球的PCWindows操作系统,在经历了后来的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后,依旧盘踞在人们的桌面,就是因为它具有强大的技术锁定效应。和商业平台一样,任何的转换和脱离都意味着巨大的转移成本。虽然期间有很多人想离开Windows的束缚另辟蹊径,但是在其上所构筑的各种应用,哪怕是基于office的各种文档,要在其他平台上实现百分之百的无缝转换也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就导致使用者形成了路径依赖和习惯性束缚,这就是技术平台的威力。

 

在此时此刻,中国政府各部门出重拳开始整治互联网平台行业,一方面是因为在过去近20年间一直野蛮生长的互联网和互联网平台行业处于几乎无监管的状态,而形成的庞大规模和市场影响力在不断影响着乃至左右着消费者和弱小的网上商家,并且构成了对其他新入者的垄断性的排斥,这对鼓励竞争和鼓励创新是绝对不利的。

 

此外,还有两个愈发重要的原因开始凸显。

 

其一,赴海外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平台企业,背后是巨量的中国企业、商家和消费者个人信息。在人工智能时代,这些信息资源稍加运用就能产生巨大的商业利益,同时也会构成巨大的安全威胁。尤其是赴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要符合美国的监管标准。美国证券管理机构已经表示,将要求上市企业披露更多相关信息,虽然没有要求上市的中国企业交出数据,但是潜在的风险不可不防。

 

其二,已经进入深度博弈的中美科技战,要求中国的企业更多聚焦于基础的产业和基础科技能力的构建,而全民涌入互联网消费平台,虽然构筑了所谓的几大发明,但是仅仅在消费互联网上发力,并不能从根源上改变中国科技依赖于美国基础的羸弱现状。要将资本、人才和注意力从消费互联网转出来,就需要对这个行业进行一定程度的管制和约束,并且将巨量的资本引流到国家战略所需要的新兴行业中,同时鼓励更多的创业者和年轻人能够在国家所需要的基础行业和技术能力上投入更多精力。

 

从以上的这些角度看,我们可以说,商业平台的黄金时代在中国已经结束了,但是技术平台的黄金时代才刚刚开始。

 

对于那些真正的希望带来长久竞争优势的创业者、技术骨干和投资者们,一个新时代的大幕已经悄然拉开,机遇之窗也正在展现给所有人。

 

技术平台的黄金时代,有什么机遇?

总体来说,在未来的黄金期,技术平台具有三大类重大的机遇。

 

第一类,是所谓平台的平台,也就是最基础的平台技术,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操作系统。

 

无论在个人消费的PC端,还是移动端,还是在工业级的基础领域,操作系统都是中国科技的短板中的短板。没有操作系统就好像一个人没有灵魂一样,没有操作系统的硬件平台完全受制于他人。

 

在这个领域,华为所推出的移动互联端的鸿蒙操作系统,就是一个试图从根源上突破制约的壮举。虽然目前鸿蒙操作系统的推广遇到了一系列困难,特别是在生态体系构建方面,需要大量的开发者和合作方的介入,并且只有在海外市场获得一定的斩获,才能证明这是一个可以国际化的操作系统,而不仅是华为被操作系统断供之后的自救之举。但是这一举措本身具有非凡的意义,它是中国自研操作系统商业化的重要一步。这无论是在先进RISC指令集(也就是ARM平台),还是精简指令集(RISC平台)以及开源系统类平台(如Linux,都正在涌现不同的操作系统.

 

只有平台的平台被更多的企业使用接受,才能构建坚实的科技平台的基础。

 

第二个称为应用平台,应用平台实际上是在操作系统级之上搭建的针对各个垂直关键应用的技术平台,现在依旧被严重卡脖子的半导体设计软件EDA,就可以称为是一个典型的电子设计领域的应用平台。

 

除此之外,像产品数据管理PDM,产品生命周期管理PLM,还有制造执行系统MES等等,都可以说是在每个专业领域里面的系统软件平台,这些平台连接软件设计和硬件生产以及市场应用,是每一个专业领域里不可缺少的基础技术。在这个领域,中国的科研和工业企业长期仰赖西方技术,特别是美国的技术,现在已经落后太久了。但是中美科技战惊醒了国人,也惊醒了科技人员,在这个领域持续的投入和追赶。积十年乃至二三十年之功,应该可以逐渐赶上。

 

第三类平台被称为专用平台,也就是在不同产业的水平领域里开发的平台,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工业互联网平台。工业互联网平台是面向整合型的工业环境的,也有人将它称为工业物联网平台,它连接不同的传感器、工业设备和制造流程,进行数据的采集、传输、分析、算法优化、控制,是不同工业系统的基础系统。但是具有开发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企业往往是那些规模大,覆盖广的大型工业企业,一方面因为他们自身的产品足以支撑工业互联网的应用,用自身的应用来推广到市场上,吸引更多人加入;另外,广泛的产品线也能够为产品的开发提供实验的环境。

 

当前国内有不少企业已经开始提出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构想,例如富士康旗下的工业富联公司,就在尝试提供基于工业大数据应用在内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海尔下的卡奥斯COSMOPlat,也在提供从消费者到制造端的整合型的、基于价值共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这些系统的研发依旧在路上,是一个逐渐尝试和完善的过程,尤其是底层的数据安全和技术标准还没有达成,所以各家公司都是依照自身的技术规范和客户场景在进行持续的尝试,这将是一个多个企业共同参与,互相博弈的过程。

 

在不同的工业场景下,未来会涌现出多个工业互联网平台,就像工业富联聚焦于智能工厂的应用,而海尔的卡奥斯COSMOPlat初步取向于物流和采购一样。

 

无论是平台的平台,应用平台还是专用平台,都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本、长时间的研发,并且由跨专业人士投入其中。他们和互联网商业平台那种快速部署以及可能的一夜暴富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情形,这也需要投资者和从业者长期的耐心。

 

而这一江春水被搅动之后,资本会涌入,那些卓越的人才也会逐渐流入到这个行业。现在工业互联网以及芯片领域挤满了人,因为资本开始导入,优秀的人才也逐渐开始聚拢,长期的发展一定是利好。

 

我们应该相信,继商业平台之后,一个技术平台的黄金时期,正在中国开启。


本文摘自互联网

相关文章
集团企业的典型客户
分享到: